人人网卖身:从市值到94亿美元到2000万美元的“过山车”-朋友圈

互联网时代-珊瑚IT:数据报告-转载
作者 | 杨壹圆
来源 | 壹圆先生
人人网最终还是迎来了它“完美”的结局。从最高峰的94亿美元市值到被卖的2000万美元,它经历了太多故事曲折。今日,多牛互动传媒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多牛传媒”)宣布,已与人人公司(纽交所股票代码:renn)达成协议,战略并购人人网(www.renren.com)相关的社交网络、人人直播及增值业务。人人网将成为多牛传媒旗下智能媒体矩阵的重要组成部分,共同服务于中国的3.5亿年轻用户。   根据双方达成的协议,多牛传媒将战略并购人人网相关的社交网络业务,其主要资产包括中国领先的社交网络平台人人网(www.renren.com),人人直播,以及相关的一揽子业务。截至2018年3月31日,人人社交网络平台的月独立登录用户数约为3100万。   人人公司董事长陈一舟表示,他看好媒体矩阵的模式。同时,内容与社交融合发展也是社交产品发展的趋势,期待新的接班人,以及新的生产力为人人网带来新的发展。   我相信陈一舟在做出变卖人人网时,内心是混乱的,也是痛的,毕竟他错失了一个高点卖出人人网的机会,意外的让多牛公司捡了一个便宜。   回首过往,在两年前的7月份,开心网的程炳皓将自己的“孩子”开心网变卖,如今轮到了人人网。当年叱咤风云的两大社交平台纷纷倒下,这不得让我们暗自感叹,一个时代终究过去了。2005年12月8日从美国暂停博士学位的王兴和他的小伙伴,效仿facebook创建校内网。一年后,被互动集团千橡收购,后更名为人人网。   那时更多注册校内网的群体是学生,但学生毕业后身份角色转变,从而导致了部分用户流失。从“校内”到“人人”,从学生群体的社区转向全视角的泛社交,陈一舟目的是拓展用户群体,进军白领市场,建设跨行业、跨年龄社交网络巨头,从而扩展盈利空间。人人网,一直被外界认为是中国的facebook,但它又与facebook有着明显的差异化。facebook的核心实际上是在将“现实中人与关系通过网络巩固,而并不是通过facebook寻找朋友。”   其实,facebook走的才是真正的“平台化”路线,使sns作为公共通用平台提供给应用开发者,通过自己建立产业标准,吸引下游产业进入平台,打通上下游产业链,这有些类似于iphone的app store,同属开放式平台模式。    的确,开心网或人人网等社交网络,虽然在平台架构上探索和试水,但与facebook平台模式仍存在一定距离,这种状态既与中国网民应用层次不深有关,也与过度依赖游戏娱乐痕迹过重相关,“给外界的印象就是娱乐为王。”   实际上,网站的用户黏附力,不是靠某个业务或者某个游戏的,你有什么业务,别人都可以抄袭,即使你签订了排他协议,仍然是可以模仿的。所以用户黏附力不是体现在某些业务应用上的。   而是要看有没有网住各个阶层和年龄段的用户,有没有把用户之间紧密的关系给描绘出来。    sns的核心在于第一个“s”,social。不过,在一系列娱乐化炒作下,我们还是看到了效果,例如白领改变了上人人的频率,上人人只是看看有没有人加好友,有的话就要qq,更有甚者,将人人“找老同学,上人人”的口号改为“上老同学,找人人”。的确,在一些人眼里,人人已经和其他的婚恋网站没有其他区别了。    从人人公司之前的布局可看出,国内sns网站走的是融合化发展路线,即通过与其他互联网行业联手,如电子商务、lbs、团购、小游戏等等,建立“社区生活网络化”的状态。   陈一舟说,我们是中国最早的开放平台,现在很多公司开放是被我们逼着开放的。是的,在竞争血海的市场如果不进,等待的只有死亡。    但陈一舟毕竟是个商人,他一直在以资本运作的方式经营人人。这是与facebook截然不同的路。扎克伯格的初衷是做用户平台,注重用户体验。他要求网站的一切设计与服务都以用户的角度出发,而不是以企业的角度,更不是以从用户身上获取利润而出发。   在利益的驱动下人人网开始接入大量广告,广告成灾是用户抱怨的开始。广告过多,让用户体验越来越差。这是它开始走下坡路的第一个起点。而第二个起点在于,它几乎与开心网犯了同一个错误——打法太散,竞争者过多。程炳皓曾在他卖身开心网的一封信中这样写道,“开心网从2010年就开始用户活跃度下滑,最后转型成为一家手机游戏公司,不再是一家平台公司。最终导致此结局的原因既不是假开心网、也不是微博微信的竞争。而在于两者,一是偷菜停车,二是熟人社交,无法成为支撑一个产品的最大支柱。在开心网转型过程中,我始终没成为一个能够享受游戏巨大乐趣的玩家。”   从开心网的影子中我们不乏看到与人人网很神似的商业模式与路径。人人网也涉足过游戏领域,并且取得了巨大的成功。   2012年后期,人人游戏的收入已经超过了广告的收入,成为营收支柱,估值高达数百亿元。但人人并没有乘胜追击,深耕这个领域。   2014年,陈一舟又开始做互联网金融,宣布将用于团购、在线视频和游戏发展等业务的资源转移到如互联网金融这类新兴领域,因此人人网社交业务流失严重。   转型互联网金融业务后,人人网的亏损开始逐渐增多,到2016年时净亏损为1.854亿美元,也就是在此时,人人网宣布涉足直播业务,上线人人直播。   这似乎让陈一舟看到了新的希望。   基于人人公司原本的社交属性,布局直播业务成了最优先选择。人人网开始在首页推送热门直播,陈一舟还宣布将拿出价值300万的人人股票奖励优秀主播。但是直播的风口很快过去,整个行业进入寒冬。易观千帆数据表明,人人直播的月活跃用户在2017年2月达到110万人,但到2018年1月却暴跌到18.62万人。显然,直播已经不是一条好路,但大胆的陈一舟并没有轻易放弃直播业务。   彼时的人人网像一家媒体一样,一直跟随行业热点,哪个行业热就做哪个行业,这的确是陈一舟的风格。   第三个起点则是,人人网没有清晰的品牌定位,“校内社交”早就被陈一舟所抛弃。人人做了所有能做的,同时也在行业发展中迷失了方向。开心网的程炳皓是过于保守,而人人网的陈一舟则是过于开放,这是它真正致命的原因。第四个起点则是,人人网没有内容造血功能。其话题和内容重度依赖转载,与微博、知乎等大量雷同,无法为用户带来新的认知,从而导致其社交探讨功能逐渐式微。而曾经的“偷菜”、“停车”风靡一时,也给人人网带来很多新的用户,但最终,还是以失败而告终。   人人网在陈一舟分散式打法下并没有仔细的复盘人人网的错误,使得社交概念完全背道而驰,流失了很多重要的用户。其完全有机会利用平台的优势引导孵化文化产品或文化创意等形态,形成新的社交圈子和群体。   人人网,一个基于“六度分割理论”建立的社交网站,最终还是被六度分割了。
编辑 | 丹丹
优质项目“融资首发绿色通道”:创业者请加微信shoujiyezi5415,务必注明项目名称;或发送bp至[email protected]
此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非铅笔道原创,不对文中观点和真实性负责,内容仅供读者参考。